皇马主席是一个无比骄傲,乃至让人感觉傲慢的人。他有骄傲的理由,因为这个俱乐部在二十世纪的无比成功,以及在二十一世纪的成功延续;也因为他个人在商业领域的成功,更因为他不断追求的“银河舰队”梦想。

然而当职业体育的游戏规则发生了巨大变化之后,弗洛伦蒂诺知道他和他掌控的俱乐部,必须要做出调整。

再用竞价的方式在每个转会窗,去追逐全球最优秀的当红球星,皇马已经不具备这样的财力;伯纳乌依然是梦想的舞台,但这个舞台在物理意义上,已经有些陈旧。

事实上,弗洛伦蒂诺的少年时代,就是眼见着迪斯蒂法诺和普斯卡什的第一个皇马巨星时代,所以他能在主席大选中捞足选票,成功之道就是和欧陆传统豪强们比拼着硬通货实力。

直到曼城和巴黎圣日耳曼到来后,他突然发现,主权基金和他根本不是一个玩法。皇马收入再高,拿下再多的欧冠,依旧不可能从卡塔尔手中抢下姆巴佩。

弗洛伦蒂诺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,他需要一个台阶来实现这种转身。而就在这三年,弗洛伦蒂诺先后得到了三个台阶:齐达内、翻修伯纳乌和疫情。

在任命主教练一事上,弗洛伦蒂诺未必比阿布更高明,但齐达内带领球队在欧冠的三连冠,是超乎所有人想象的皇马意外之喜。

翻修伯纳乌,让他有了足够的借口和理由,在疫情出现前,就开始控制俱乐部的投入。

疫情本身,对全球职业体育行业都是巨大打击,但却推动了皇马的转型,以及外界舆论的宽容。

以2022年的欧冠和西甲联赛冠军作为背景承托,弗洛伦蒂诺有足够的理由还击所有怀疑者。

皇马也承认,疫情三年,俱乐部收入较预期少了4亿欧元,其中重要原因,是2020年6月到2021年5月,球队只能空场比赛,因此球票等主场经营收入大降。

不过俱乐部总收入,还是从2020-2021赛季的6.53亿欧元,上升到上季的7.22亿欧元,差不多10%的增幅,虽然还没有恢复到疫情前水准,但相去不远。

与此同时,皇马基本完成了伯纳乌球场的翻新,俱乐部成绩没有下降,尤其和巴萨相比,更是健康。

目前俱乐部现金稳定,得到美国投资集团3.6亿欧元的投入后,可支配现金高达4.25亿欧元。

这一系列数字,都是弗洛伦蒂诺骄人的政绩,到2022年10月初的会员大会上,他必然是要赢得全场掌声的。

C罗的离队,让他能在控制整体人力成本上更具权威性。球星引进,不论南美小妖维尼修斯和罗德里戈,以及法国的卡马文加或琼阿梅尼,单笔交易数额不低,不过结合到相对较低的薪资,所承担的经营风险,都在可控范围内。

于是当巴萨还在为如何留住梅西,以及拉波尔塔如何透支未来以求取即时成绩的阶段,弗洛伦蒂诺和皇马早在三年前开始了静悄悄地转身。

他们低下了高昂的头,他们开始正视一个职业体育俱乐部的健康运营模式,他们开始尊重量入为出的运营逻辑。

这永远都不会是一个洗尽铅华、归于平淡的俱乐部,弗洛伦蒂诺也不是这样一个安朴茹素的商人。

作者 admin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